•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WWE女选手chyna ,乌克兰katie高清

    来源:忻州日报

    POST TIME:2020-4-7 18:39

    2019年2月25日,山东卫视《聊城:主任医师竟然开假药》的报道播出后,聊城“假药”事件迅速引发轩然大波。直至2019年3月24日,山东省公安厅通报,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依法对陈宗祥、王清伟作出终止侦查的决定。 警方称,经多方查证,未发现陈宗祥从中牟利,与药品销售人员也不存在利益关联,没有证据证明王某禹死亡与该药有直接关系。其行为虽属违法,但尚不构成犯罪,而王清伟应王某光请求,转卖和帮助购买“卡博替尼”,并从中少量获利,但其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 然而,通报并没有给这起纠纷画上句号。王玉青认为通报存在多处“不实之处”。同时她还以“诽谤”为由起诉了““烧伤科超人阿宝””、“一个有理想的记者”“等网络作者,该案有可能近日在北京市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 近日,王玉青刚参加完《法律与生活》杂志的视频直播之后,接受了大白新闻的采访,就聊城“假药门”再次发声。 01:15 起诉网络大V要求对方赔礼道歉 大白新闻:据了解,近日你与网络作者“烧伤科超人阿宝””的诉讼将要开庭,你的主要诉求是什么? 王玉青:就是“诽谤”,让他在网上赔礼道歉。 大白新闻:现在你都起诉了哪些人? 王玉青:一个是我现在起诉了肿瘤医院,同时起诉了其他两个网络作者。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有信心让法律审判为我证明清白! 大白新闻:理解你的心情。不过,网络作者的文章是否构成对你的名誉侵权,最终要看法律如何裁判。另外一个问题是,你对肿瘤医院的诉求是什么? 王玉青:我和医院沟通时曾经说过,怀疑医院用了大量的假药卡博替尼,我父亲就是因为这个药去世,我也很痛心,你们医院要知道这个是错误的,不能再给别人用了,没有别的想法。药监局从2018年1月到10月份就调查出来六个人,还有几个我知道的名字,我也给药监局的人说了,最少有十个人在使用,药监局调查出来的就有6个人。 大白新闻:但网上有一种说法是,你向医院索赔了400万? 王玉青:从来没有过,我从来不是为了让医院赔我钱,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索要了这400万。现在是两个网络大V,来“诽谤”我,所以我才起诉他们。 大白新闻:你在跟医院协商的时候没提过钱的问题吗? 王玉青:没有,肿瘤医院处理这个问题的中间人之一李xx给我打过很多电话,问我要不要钱,说医院可以赔钱拉倒。但我说不是为了要钱。他说你又不要钱,这事怎么解决? 大白新闻:你已经起诉了“诽谤”你的网络作者,结果要看法官是否支持你的诉求。但据我所知,网上还有其他的人也在骂你啊! 王玉青:我起诉了几个网络作者。我还有证据证明山东聊城这件事情当事人之一的家人连夜到北京开车找到了其中一个网络作者……“他们说了谎,他们敢和我一起进行公开测谎吗?” 大白新闻:你曾经说过,怀疑医院跟药贩子之间有合作甚至盈利的关系,这个指控还挺严重的。你有什么证据吗? 王玉青:是的,我说过。这一点公安局应该调查,但他们不立案,我也没有办法。 大白新闻:一盒药你当时给了王清伟13000元钱,也就说你觉得这些钱里边,医生、药贩子和中间人等三方之间有分成? 王玉青:王清伟在网上说他跟段xx是朋友,公安局应该调查清楚,王清伟跟段是否是多年的朋友,不是朋友的话,就说明王清伟是为了利益关系而撒的谎。此外,没有经过尸检,凭什么就把我爸爸死亡和吃假药没关系通报出来了,却不通报王清伟、段和肿瘤医院的调查?警方通报中说,我求陈宗祥买药,求王清伟买药,但公安局、山东省公安厅有证据吗?是他们两个说了谎,不是我,他们敢和我一起进行公开测谎吗?另外还有一点,陈宗祥说我求着他买药,那么请问求他买的药他为什么写在了病历上? 大白新闻:你说不是你求着买药的,是他给你推荐这药的对吗? 王玉青:我爸爸当时是在肿瘤医院做小细胞肺癌的化疗,到了第六个疗程的时候他膀胱癌复发了,复发了之后,我们就和他商量第六个疗程的化疗药,陈宗祥几乎是强行给我父亲使用了卡博替尼。 大白新闻:强行? 王玉青:对,他说这个药好,我们不用,他就不停给我打电话,问我考虑得怎么样了。有一天还把我叫到办公室里去,说如果说再不用靶向药的话,药停掉了好几天了,小细胞肺癌也不行,还是用上靶向药。然后他就给我写了王清伟的电话号码,他说已经给王清伟联系好了,直接找他拿药就行了。 大白新闻:如果是这样“强行”所为,你自己为什么不亲自查一下这个药? 王玉青:使用期间,我们一直认为它是管用的药,后期我们一直住在医院里,没有时间,我们也相信了大夫。后来停掉药之后,陈宗祥跟我说你爸爸身体会恢复好的。我们就等着他恢复好,没想到停掉药以后病情会加重。为什么会加重?肿瘤患者服用了五十几天的卡博替尼,首先病情没有控制,耽误了治疗,卡博替尼的毒副作用很大,还给他身体造成了伤害,病情肯定会加重,加速了他的死亡。 大白新闻:在临床治疗时,确实有这么一些情况:癌症晚期患者的家属,他们可能会找一些药去尝试。 王玉青:我家不存在这样的情况!我不敢说别人能不能用,但我只给父亲用管用的药,贵也无所谓,绝对不能乱用药,肯定不能拿父亲做实验。陈宗祥在《今日说法》上说了假话,给我说了副作用,还有药不对症。事实上,他并没有给我说过这些话!而且给肿瘤患者使用化疗药、靶向药,一定要和家属签一个协议,记在病历上面,我们也没有签。 大白新闻:父亲吃了这个药之后身体反应是怎么样的? 王玉青:一个礼拜左右就开始有副作用了,第一次出现副作用,我就给陈宗祥说了,但当时他说现在不管用什么样的药都会有副作用,先用一段时间再说。 又用了十几天,当时我爸的身体就一天比一天严重,不能吃饭、呕吐,头发变白,小细胞也降低,身体出现了不适,我就再一次问陈宗祥是不是停掉卡博替尼。当时他说要么拉长吃药时间,改成三天吃两片,隔开一点,身体会好一点。 到买第二瓶药的时候,我就跟他说得很清楚了,这药毒副作用很大,要么我们就不用仿制药了,用美国版的,我已经联系好了香港一个药店,59800,一瓶三十片,当时我只要把款打过去,或者我带着爸爸去,只要有病例,他就能卖给我。这个我有通话记录的。但陈宗祥说,仿制版跟美国版是一样的,在香港买也不一定能买到真的,所以还是用的印度版的。 大白新闻:可之前有报道说,病历里面记录着,他服用了卡博替尼以后病情有好转。 王玉青:不存在。住院以后半个月做一次B超,半个月做一次CT,长一点的时间就是一个月,核磁共振,全身检查,都有。他说卡博替尼管用了,我可以提供片子,看看谁在说谎。病历可以改掉,但片子在我手里,这个改不掉的。 并且后来我去了北京很多大医院调查,他们都说这个药有很强的毒副作用。 “多家医院证明这个药毒副作用很大” 大白新闻:有哪些医院?是否明确说卡博替尼毒副作用非常大? 王玉青:我是拿爸爸服用的这个药找到山东省齐鲁医院、山东省肿瘤医院、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还有301医院,还有北京中国医学科学院,大夫都说不能用,药不对症,副作用很大。 大白新闻:他们明确说这个药不治膀胱癌、小细胞肺癌? 王玉青:他们都说这个药不治膀胱癌和小细胞肺癌。我挂过北京科学院一位教授的号,我拿这个药、说明书,药瓶还有药盒。她看了之后,直接说这个药不对症,副作用很大。 大白新闻:那当时陈宗祥使用这个药的时候有说这个药就是治疗膀胱癌的? 王玉青:对呀,就是围绕治我爸爸的膀胱癌才给我爸用的这个卡博替尼。 大白新闻:聊城肿瘤医院上还做过一个基因检测,报告上面是怎么写的? 王玉青:基因检测上面它不但有靶向药,而且还有化疗药。针对肿瘤患者能使用什么靶向药,能使用什么化疗药,都注明得很清楚,卡博替尼没有在基因检测推荐的药里面。 大白新闻:当时有使用基因检测里面推荐的其它药吗?就是说当时光吃了卡博替尼这一种药吗?还是还吃了别的药? 王玉青:没有,什么药也没用,就这一种。 大白新闻:所以你后来质疑说这个药是药不对症的? 王玉青:药不对症,我爸爸吃了这个药去世了之后,我到东昌府区药检局举报,药检局的把药的说明书翻译成中文,他翻译出来了给我说了。我当天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也去了济南做翻译,这才知道这个药就治一种病是肾癌。 “我没有签字,他们冒名签字,病历造假” 大白新闻:你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说过,医院对病历进行了造假。你认为现在的病历是改掉的吗? 王玉青:他们代我签字,改掉了病历。网上有一份2018年4月14日的住院病历,上面有我签字。事实上,2018年4月14日住院当天我没有签任何字。究竟是谁代替我签字呢? 大白新闻:去做笔迹鉴定吗? 王玉青:目前还没有,现在跟肿瘤医院的诉讼已经立案了,我会申请的。我也向聊城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申请了要做鉴定,他们也调查了,但这个结果我也一直没有收到。这个我肯定会去鉴定的。 “有医生想要高价把剩余的药买回去” 大白新闻:你现在手头上还有剩下的药吗? 王玉青:有。 大白新闻:之前网上有个说法,有人想跟你把剩下的药要回去,但是也有人说这属于你的臆想。请你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王玉青:不是要回去,是要高价买回去。他们找过我七、八次,让我把药再卖给他。有关这个药检测的问题,东昌府区药监局说药没在中国上市,没有可比性,没法做检测。有天下午我去公安局,他们告诉我说要去印度进行调查。可是他们回来之后,至今没有给我说结果,也没在警方通报上提及此事。 “ICU监护病房无护士看护” 大白新闻:有媒体报道称,你跟医院的矛盾激化是因为ICU发生的事情? 王玉青:2018年11月 10号凌晨两点,我和弟弟去ICU看望我爸爸,ICU里面有两个病人,一个是我爸爸,还有另外一个老人,ICU病床前都应该有护士24小时陪护,不能离开。进去后看到爸爸身边就没有陪护他的人,我在门外看到给我开门的医生在睡觉,进去后一喊,才有两个护士慌乱的跑进来。当时我爸爸身上很烫,量了体温烧到40度4,也不排尿了,当时他还在输液,全身都浮肿了。 后来找来负责了ICU的王主任,护士承认了没有护理,王主任就重新喊来两个护士,赶快做物理降温,过了几个小时之后,体温正常了。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47786722131173967&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WWE女选手chyna ,乌克兰katie高清 sitemap